商会动态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商会动态

岁月如梭建党百年华诞之际拜访江苏抗美援朝幸存者之家庭

2021-07-18    来源:办公室    作者:淮安市温州商会  浏览次数:755

     时光荏苒 岁月如梭建党百年华诞之际拜访江苏抗美援朝抗战英雄幸存者邵殿华之家庭淮安市淮阴区南陈集镇北村一组。迎接我们的是老人家之子邵宝国,其子告诉我们老人家去世已有七、八年(2014年1月5日去世)。每逢党的生日、国庆之际都会有老人生前战友家属、社会爱心人士等前来慰问看望。邵殿华老英雄是建国前党员1949年3月入党与共和国同龄,我有幸见到了建国前老人的入党申请书,目前已是文物的申请书上清晰可见“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政治部组织部制”的签底让我肃然起敬,军功章荣誉簿更是让人敬仰。其子回忆让其印象深刻的即是淮安浙江商会王状军会长、陈永久秘书长一行。于是我整理了王状军会长、陈永久秘书长拜访老人生前的部分资料笔录如下。


     近日,听闻“ 邵殿华是在上甘岭战斗中江苏唯一生存者”,我感到很敬佩,就到淮安市淮阴区南陈集镇北村一组拜访邵殿华老人,并给他拍了照片。通过交谈,我了解了这位可敬的老人不平凡的一生。

      访上甘岭战斗·江苏唯一生存者----邵殿华(一)

     邵殿华,农民的儿子,1930年出生,1943年参加革命,1949年3月入党,作为一个与共和国同龄的党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战场上,他出生入死,无所畏惧,多次立下战功;复员后,任劳任怨,无怨无悔。

下面就是邵殿华老人的口述经历:

     抗日战争时期,那时我八岁,我父亲被日本鬼子活埋,二叔也被敌人杀害。母亲及两个妹妹无家可归,先是要饭,后来妹妹被逼做了人家的童养媳。我带着仇和恨,参加了革命,参加了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抗美援朝的上甘岭战斗等,先后荣立二等功二次,三等功七次,(功劳簿至今保存在我身边)。

     一九四三年二月,年仅十三岁的我参加了革命,加入当时的地方武装,以卖烟等方式为掩护,做联络站的情报员,多次向组织提供重要情报,多次在敌人企图消灭我区大队和地下党组织的关键时刻,冒着生命危险,向组织提供情报,保护了区大队,保护了党组织。

     一九四六年解放战争开始,我们区大队被编入新四军三团,当时我做通讯员。在同年的涟水战役中,我当时年仅十六岁,因为个子小,和敌人拼刺刀时,肚子被敌人刺了一刀,倒在血泊中。在敌人的第二刀向我头部刺来的关键时刻,九班连长徐万来赶来,打偏了敌人的刺刀,刀在离我头部仅十几公分的地方扎下,我捡来了一条小命。




     一九四七年,河南龙王店战役,战斗异常艰苦。我们打了四天四夜,都没有打下龙王店。这时首长皮定均命令侦查连里的我和杨云和同志去抓“舌头”。我们在离敌人不远的树丛中观察情况时,被敌人发现,杨云和同志被打中头部牺牲了。我边打边撤到高粱地,敌人的子弹像飞蝗一样,在我周围横飞。这时我情急生智,想到前天的战斗中,打死了一百多个敌人,我便寻找前天的战场,果然有百十具敌人尸体,于是我扒下敌人的衣服,腿扎上绷带,化装成敌人的伤兵,从大路上一瘸一拐的接近敌人的哨所和哨兵攀谈起来。下午四点多时,趁敌人开饭,我猛地掏出枪,抵住敌哨兵,抓住他就往回跑,敌人没有发现,我顺利完成了任务。皮定均首长非常心疼我,忙叫人打来洗脸水叫我洗脸,听了我的汇报后,表扬了我的孤单作战精神,同时也要我注意以后别冒险。这次战斗中,我的腿被烧伤,贴了十八块纱布。

     抗美援朝战争时期。在朝鲜战场上,上级命令我和另外两个同志去抓“舌头”。我们三个人潜伏在山坡处,当敌人的一辆汽车上坡时,速度减慢。我们发动突然袭击,打烂了敌人的汽车,没想到竟抓了个副营长;我们也因此收到了皮定均首长的表扬,并荣立三等功。上甘岭战争打响了,战斗的惨烈、生活的就艰苦、环境恶劣我就不去细说了,我们连在坑道九天九夜没有吃饭,没有喝水,山顶上面全是敌人;夜里,在零下30几度时,打退了敌人六次半反攻,直到兄弟部队赶到。等到战斗结束时,在937.7高地坚守的全连一百三十七人仅剩下十九人了。我当时因为极度虚弱,被送入医院抢救。由于长期的劳累,紧张的战斗,体弱加上伤痛,我被送进平壤医院救治。住院四个月中,皮军长和军组织部长等领导一起到医院看望我们,皮军长还对我说:“小鬼,马上你们回国内修养,等修养好了回来,把你们那个连重新组织起来,你当连长。”由于朝鲜条件差,恢复慢,被转到国内四平第十九陆军医院。但时间不长,全军大复员,我和我连的十九名在上甘岭战斗中幸存者都在复员之列,功都没评。由于我肚子上有刀伤,腿上有龙王战斗中的烧伤,屁股上有三处弹片伤,再加上长期劳累,因此部队和医院出具证明,回乡后请民政部门予以照顾。


访上甘岭战斗·江苏唯一生存者----邵殿华(二)

     一九五四年我复员回乡后,农村办初级社,党信任我要我当社长,后来办高级社,我也任社长,再后来办人民公社,我又任大队支部书记。这些年,我不怕吃苦,任劳任怨,四五十年中,党给了我很高的荣誉,多次参加省、市、县先进集体和个人的代表大会。连续十三年当选为公社党委委员(但我的子女却无一安排固定工作)。

      一九六零年,我光荣的出席了北京全国民兵代表大会,受到毛主席和中央首长的接见,并合影留恋,使我更加难忘的是,经毛主席批准,中央军委送我一支半自动步枪和一百发子弹。


     我上半生出生入死,后半身勤勤恳恳,清清白白,如今老了,战争中留下的伤痛现在时时折磨着我(且身患癌症)。几十年来我从来没向党组织提出过一次要求。现在政府每月发我八九百元生活费。我看到国家这么繁荣、富强,心里很满足。


      听了邵殿华的老人一生经历,又看了邵殿华老人所住的小房子和院子,以及现在的生活的情况。心里很不平静:一位建国前的老党员,一位战争中的战斗英雄 ,如此艰难而平静的生活。真是不平凡人的平凡人生。


邵殿华(生前)


邵殿华生前居住的卧室,欢迎社会各界人士谈谈你的感想 !

(发送电子信箱:zghazc@126.com )


作者:王状军 2011.3.22/干海波2021.7.18

顾问:陈永久




商务合作